簡約文字,深刻生活。

說:笑寫而在。

2014年,可以說的,秘密。



有時人在外面,我會突然呆呆地朝著日光方向,看天空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於是我只是支吾其詞地淨撿些無關緊要的話講。老實說我的表現完全不像是之前有交過兩個女朋友的人。可是話說回來,就算是交過了好幾個女朋友,諸如Arvin之流的傢伙,在這種情況下到底能說些什麼,恐怕也是自己完全無法預測的吧?

再加上我不知道Arvin到底向蘇美人洩漏了多少關於我的「底細」,所以我的話總是說的很僵硬、很保留—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真是要命。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大概也是無解吧?
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或許真可以像Arvin所講的那樣去追她也說不定。

「哈哈哈。」我在心裡苦笑著。真是欲求不滿啊,我這個人。可以像這樣自由自在的聊天多好?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可以預見她在螢幕另一邊微笑的模樣。透過全形「:)」的傳遞,我甚至也能感覺到她在BBS上看文章、漫遊各個版間的喜悅。

而我們也就這麼樣地透過鍵盤與螢幕聊起來了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真是活該。

這些傷都是我們自找的。形成的原因不外乎是我的爛好人以及Arvin的白爛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我想我果然不是普通人。在接近八點的時候,我奇蹟似地把Arvin要的所有東西都給丟了出去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我想我真的會被你給打敗。」午餐時,Arvin一直瞪著我,搖頭嘆道。「沒邀請她也就算了…你還這麼隨便地只回她一句『挖得差不多了,該吃午飯去了』?」

「不然呢?」我有點無力,懶洋洋地回答著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和蘇涵羽見面後的第三天,我在學校的BBS站上碰見了她。

再普通不過的招呼方式。她丟了個水球過來,告訴我她是誰,並且親切地多加了句「午安」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我嚥著口水,沒目標地思索著。

如果不是之前依樺就已經先出現的話,那我只會當眼前的女孩是在我所見過的女孩之中,萬中選一的氣質美女罷了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