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約文字,深刻生活。

說:笑寫而在。

2014年,可以說的,秘密。

目前分類:【Across Heart】(已出版) (39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再緩緩地吐出來。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!關於依樺和蘇涵羽母女倆見面的情況。看來我有得解釋了。不過幸好依樺已經走了,若想向蘇涵羽解釋她剛剛所看到的「幻覺」,似乎也不會太困難的樣子。

「呃…我只是想上廁所而已…艾文說一樓的廁所馬桶壞了…要我到二樓來上…呃,對不起…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房間的…」蘇涵羽在清醒之後,連忙結結巴巴地分辯著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我知道啦,也許她喜歡妳還比喜歡我多一點。」Arvin沒想那麼多,不耐煩地揮著手。看來,他還在為「那個問題」悻悻然著。

依樺始終微笑著。她輕輕地拉起了Arvin的手:「沒那回事吶。薇琳阿姨始終是深愛著艾文叔的喔。」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什麼!?」不僅是我,連Arvin都叫了出來。看來這個他就不知道了吧?

依樺居然可以見到現在的蘇涵羽?這不就跟2000只有我和Arvin知道她身份的事實矛盾了嗎?我才不相信蘇涵羽會「相信」依樺只是一個長得跟她很像的女孩子—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…真的是蘇涵羽?我沒搭理Arvin,自顧自地嘆了口氣。那心情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。是欣喜、還是驚訝?或者是…

解脫?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原本的盤算是,就算沒有今晚這頓飯局,我也一定要好好地向依樺「逼問」照片這件事的;而如今既然Arvin好心地邀我們父女倆共進晚餐,那我就樂得順水推舟,直接把牛排館給當作「刑場」了。

我預期依樺和Arvin看到這兩張照片時會大吃一驚。就算不怎麼吃驚,也一定會問我是從哪裡弄來的—只是依樺大概不會問吧,因為這兩張照片本來就是讓她給「藏」起來的。我帶點得意的神色,一邊看著他們兩個人,一邊想著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
接下來兩天的研究所考試,終於結束了我將近一年多來的痛苦。而對於考試的成績,我當然是抱著高度正向的樂觀態度—不知道是不是才和蘇涵羽聊過,心情放鬆之後的奇蹟表現,還是我本來就天賦異柄,左右兩個大腦的發展完全一致的結果?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恍然大悟。原來那天晚上她的聲音斷斷續續地,是由於才哭過的原因。我竟還自作聰明地把它解釋為是不好意思。一想到這不禁換我不好意思了起來。

她真是個溫柔的女孩。即使對動物的情感也一樣是真摯不已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不會是我所想的那樣吧?應該不會…吧?我想的那種可能性早就被依樺給否定掉了啊…

可是…跟她合照的是誰呢?八九不離十是她的母親吧。我只能作這樣「可能性」的假設。因為那婦人雖然有點年紀了,可是還是看的出來,跟之前那一張二十五六歲、和蘇涵羽很「相似」的女孩,有著許多「相似」的地方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結果。雖然很想在兩難的中間做些什麼來彰顯自我的存在,但總遺憾地在某個自認為不合時宜的點上就停住了—

結果我什麼也沒做,就這樣默默地迎接了學校研究所的考試。我沒打算再攻考其他學校的研究所,因此在破釜沈舟的決心之下,用左手學習寫字與作最後衝刺的唸書,效果都顯得特別地明顯而優異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想到認識了蘇涵羽之後,和她有過的互動。似乎真的是這樣子沒錯。

「……」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記得回到未來時虧他一下。」我說。「沒想到他還是一樣無聊、一樣好色。」我記得他以前就是這副德行,只要碰上了漂亮妹妹,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靠過去搭訕,至於對方是什麼身份則完全不予以考慮—哪天要是不小心泡上了黑道老大的女人,我在想他究竟可以活到什麼時候?

真是「死性」不改。我想像著依樺回到未來去質問羅啟天時,羅啟天那羞紅著臉、無話可說的模樣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頹然地倒回沙發上,腦子裡一片空白。還是來練左手寫字好了…雖然只剩下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…

「唉唉唉唉唉唉。」我連嘆了好幾口氣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依樺真的回來了。不會再有第二個人會有我們家的鑰匙。當然房東除外,不過我不以為他現在會來找我們要房租。根本就沒那回事嘛—何況他真的要找我們的話,也會先按門鈴的。

於是我開始喃喃自語起來。「完蛋了。死Arvin。死羅啟天…」我把想得到的關係人都問候了一遍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少戴我高帽子。」我悶哼一聲。「話說回來,你還真是IBM啊。連我們家在哪裡都要四處宣傳?」

「真是冤枉啊。」Arvin攤了攤手:「我是系刊編輯,她是雜誌社助理編輯,在工作之餘交流交流,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?」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這小妮子。今天一大早就把我挖了起來,說想要用一天的時間來好好地參觀這座三十年前的城市。我當然不會反對她的提議,畢竟她來到這個時代已經二十多天了,從來也沒有好好地出去看過,這不同於她自己世界的世紀初城市。

這是個好主意,可惜的是我卻不能盡地主之誼陪她一起玩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我想我只能無語問蒼天。

「事情是怎麼發生的?」我知道你一定想這麼問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她這個樣子看起來更像蘇涵羽了。因為我唯一見到蘇涵羽的那一次,她就是把長髮綁成一個直馬尾。長度可能比依樺的更短些,但基本上差異不大—而我向來對於馬尾女孩就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。

所以看到依樺的模樣,我就自然而然地又想起了剛剛才說完電話的蘇涵羽。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於是我只是支吾其詞地淨撿些無關緊要的話講。老實說我的表現完全不像是之前有交過兩個女朋友的人。可是話說回來,就算是交過了好幾個女朋友,諸如Arvin之流的傢伙,在這種情況下到底能說些什麼,恐怕也是自己完全無法預測的吧?

再加上我不知道Arvin到底向蘇美人洩漏了多少關於我的「底細」,所以我的話總是說的很僵硬、很保留—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真是要命。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大概也是無解吧?
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或許真可以像Arvin所講的那樣去追她也說不定。

「哈哈哈。」我在心裡苦笑著。真是欲求不滿啊,我這個人。可以像這樣自由自在的聊天多好?

Isve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